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子IN日本

用眼睛与镜头记录一个图文的日本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在日本的专栏作家

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原创博文,原创摄影图片,所有文章及相关图片版权由作者本人所有。转贴请标明出处,媒体转载引用请务必事前告知。多谢~邮箱:xinzijj@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大阪的“商人道”VS 东京的“武士道”   

2017-12-03 20:43:58|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抵上,日本通常被视为是个均质化的国家:集体主义或团队精神令人们容易忽视这个国家的地方个性,而发达的交通所带来的流通便利,也让这个国家的城市气质相近。甚至城乡之间,也几乎只剩下人口密度这一条差距了。

 

因此,当我十多年前初到日本,看到一个比较大阪人和东京人大不同的电视节目时,实在是大吃一惊。

 

那是一个进行街头实地调查的综艺节目。其中有两个镜头是这样的:

 

主持人手执一把玩具枪,首先站在东京街头朝着往来行人做扫射状,嘴里模仿着机关枪发出“哒哒哒哒”的声音……

东京人脚步匆匆,头也不回地走了过去。主持人被面无表情的东京人直接无视了。

 

接下来镜头切换:手执玩具枪的主持人,这次站到了大阪街头。嘴里模仿着机关枪的声音,朝着街头来来往往的大阪人又是一通“哒哒哒哒”的“扫射”,很快,有好几位正好路过的大阪人十分配合地手捂被“射中”的胸膛,做出临死前的挣扎状……

 

原来,大阪人和东京人如此不同呢。东京人的性格里有着略带无机质的严谨,而大阪人则似乎拥有与生俱来的幽默感,即使街头一位路人甲,也能即兴配合电视台的节目表演。原来所谓日本人的均值化,不过是物质均值所带来的表象,而内核里,日本各地不同城市是有不同性情的。

 

例如东京与大阪,这一东一西两个城市,虽然都属于日本,都说着日语,但却像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大阪出生的小说家、直木奖得主藤本义一就曾说:“我是一直使用大阪国籍活着的人。

怎么着也无法说自己是日本国籍。”

 

这或许基于大阪的历史渊源。

 

大阪最早在日本历史上登场,是公元六世纪圣德太子在大阪的上町台地建造四天王寺的时候。当时四天王寺作为日本第一号官寺,负责接待前往奈良访问的中国来使。此后,在公元八世纪后半叶,上町台地因天皇迁宫一度变成了难波京。不过难波京在日本历史上的时间极短。但因为源自奈良的大和川、以及源自琵琶湖的淀川都流入大阪湾,因此大阪作为河口港开始得到逐步发展。到日本战国时代的1496年,净土真宗本愿寺八世莲如上人,看中了上町台地的极佳地势,搭建了被称为“石山御坊”的草坊。这个“石山御坊”,就是后来著名的“石山本愿寺”----石山本愿寺所在的周围全部是湿地和水域,唯一的高台就是寺院所在的上町台地。净土真宗占据了这块风水宝地之后,净土真宗的门徒与商人开始从四周云集,不久便以本愿寺为中心形成“寺内町”,最后演变成一个人口超过二万的城寨型都市空前繁荣起来。

 

当时织田信长正雄心勃勃地想要统一,当然不会放过上町台地这个交通要塞。于是爆发了日本历史上的“石山合战”:一方是屡战屡胜的信长军,一方是负偶顽抗的本愿寺僧侣兵。石山合战是饶勇善战的织田信长短暂的一生中,打得最长最艰难的战争----整整十一年织田信长都没能将上町台地这个地方攻克下来,最后不得不与石山本愿寺的僧侣们握手言和。

 

石山本愿寺最后毁于一场大火。而继织田信长之后看中上町台地优越地势的人,是丰臣秀吉。丰臣秀吉在石山本愿寺的遗址地大兴土木,建成了后来闻名于世的大阪城。大阪因为丰臣秀吉而成为“天下厨房”----直到江户时代,大阪都是日本全国食粮与物产的集结地,是日本最繁荣发达的商业都市。当时江户人将京都大阪恭敬地称为“上方”:因为天皇居住在京都,而大阪则掌握着日本全国的经济流通命脉,不仅向江户输送物产,还向江户输送最时尚的生活理念。

 

江户,也就是现在的东京。1590年,当时独揽大权的丰臣秀吉,突然下令德川家康转封至江户---这道命令让丰臣秀吉不费吹飞之力,就将德川家康花费了七年人力物力,眼看即将竣工的甲府城名正言顺地占为己有。德川家康的家臣们为此一个个都愤怒得想要拔刀造反。因为当时的甲府是极为重要的交通枢纽地,而江户则只是一片令人绝望的不毛之地:无尽的湿地一遇大雨就河川泛滥日内环境之恶劣,令人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

 

这恐怕是德川家康一生中最屈辱的一件事。但擅长隐忍的德川家康制止了想要造反德家臣,二话没说就将甲府交给了丰臣秀吉,带领家臣前往江户而去。

 

到达江户之后,德川家康开始每天外出打猎。一直到十年后的“关原之战”爆发,德川家康都在打猎----德川家康以打猎为名,走遍关东大地,将江户以及关东平原的地形彻底勘测了个遍。得出的结果令德川家康内心狂:这片看起来毫无希望的关东大地,原来隐藏着巨大的宝藏。谁掌握了这个宝藏,谁就能掌握整个日本列岛。不动声色的德川家康,在心里发誓要好好建设江户,超过丰臣秀吉的大阪城。

 

开启关东大地宝藏的钥匙,是利根川。只要能战胜这个强敌,就可以改写日本历史。1603年江户幕府开府之后,德川家康和他的儿孙们,开始了日本历史上最持久的“土建工程”:德川家康制定了“建筑劳役”制度,利用各地大名的人力财力,分步骤地实施一系列大规模水利工程建设。从1604年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开始,一直到1654年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在位,德川家族花费了整整50年时间,开拓河床、疏通水路,终于将关东平原从毫无希望的湿地,改造成为可以种植的新农田。江户时代在日本历史上拥有200多年的历史,在江户初期,因为关东大地的贫瘠落后,无论是物质还是文化,江户所在的东日本,都要向京都大阪所在的西日本寻求血液,但随着日本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水利工程初见成效,江户文明逐渐开花,日本的文化中心点开始逐渐东移,到江户后期,江户文化与上方文化已经并驾齐驱。接下来明治维新,江户无血开城,改名“东京”,一跃成为日本政治文化的中心。

 

德川家康最终实现了他的誓言,他游荡在江户上空的灵魂,恐怕要欣慰得笑出声。或许这个世界真有灵魂,因为事到如今,江户即使已经变身为东京,但德川家康赋予这座城市的灵魂却从不曾改变:东京这座城市的灵魂,是德川家康式的,是武家的、武士道的。而“隐忍力”则是聚集其精气神的核心力量。德川家康不仅以超越常人的隐忍力开拓了江户,也要求他手下的武士们,以强大的隐忍力来维持江户的统治。那些备受赞颂的武士美德:义、勇、仁、礼、诚、名誉、忠义、克己,等等,无一不源于武士们抹杀自我个性的隐忍。这种武家的隐忍力,一直持续到日本战败,东京人夹队欢迎麦克阿瑟。之后,它成为日本经济腾飞的动力,化作日企里下级对上级的绝对服从。

 

但大阪是完全不一样的。作为历史悠久的商都,大阪商人的终极追求是“利”。而逐利的手段讲究灵活变通。这与武家美学是格格不入的。因此,武士道只能是属于武士的,大阪人是商人,商人不需要“武士道”,因为商人有自己的“商人道”。何谓“商人道”?除了买卖过程中不可缺少的诚信,买者受益、卖者获利、制造者既受益亦获利---这种“三者皆赢”的模式,才是“商人道”的大前提。“商人道”的大阪人讲究和气生财,习惯对人笑脸相迎,投其所好。因此,当东京人很武士地面对电视台的玩具枪冷漠走过时,大阪人会极其配合地“中弹”倒地。

 

所以,当海外国家的人们粗暴地将日本人统统贴上“武士道”标签时,大阪出生的作家藤本义一会说“大阪人不是日本人。大阪没有武士道”。另一位大阪出生的大名人、著名评论家大宅壮一也公然主张“大阪人是懂日语的阪侨”。“阪侨“一词源自“华侨”---尤其是福建、广东等地的华侨,这些自唐末以来,开始陆续迁移到东南亚各地的华侨,勤劳节俭、头脑灵活、善于钻营,常常能白手起家创下莫大财富。因此,大宅壮一觉得商人气质的大阪人和这样的华侨非常像,是“华侨”的缩小版,应该称为“阪侨”---也即居住在日本的大阪侨民。

 

大宅壮一是流行语的创意名人。他最有名的一句流行语,是骂日本人“一亿总白痴化”。当然,这“一亿总白痴”里应该不包括大阪人。因为大阪人是“阪侨”嘛。

(注:本文原载2017-11-26《文汇报》笔会。刊登在《文汇报》笔会时文章标题改名为“大阪东京大不同”)

  评论这张
 
阅读(1620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