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子IN日本

用眼睛与镜头记录一个图文的日本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在日本的专栏作家

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原创博文,原创摄影图片,所有文章及相关图片版权由作者本人所有。转贴请标明出处,媒体转载引用请务必事前告知。多谢~邮箱:xinzijj@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女人的“母性大辩论”   

2015-04-01 21:38:35|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久前学者周国平先生在微博贴出两条关于女人的评论,说“男人有一千个野心,自以为负有高于自然的许多复杂使命。而女人只有一个野心,骨子里总是把爱和生儿育女视为人生最重大的事情。”又说:“一个女人才华再高,成就再大,倘若她不肯或不会做一个温柔的情人,体贴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她给我的美感就要大打折扣。”

 

温柔、体贴、慈爱----周国平给女人贴上的各种“标签”,令女权主义者们很不高兴,被作为男权主义者自以为是的优越而遭遇围攻式批评,微博发言闹成了一个“微博事件”。

 

其实周国平先生在微博关于女人的发言,若归纳成两个字,就是指女人要有“母性”。远在近百年前,与谢野晶子和平冢雷鸟――这两位日本文坛的名女人,也曾就女人的“母性”话题,有过一场极为著名的大争论。

 

1878年出生于大阪堺市的商人之家的与谢野晶子,是日本著名的浪漫派女诗人,第一本诗歌集《乱发》问世,便震撼了整个日本文坛。其诗歌中对于男欢女爱大胆奔放的描写,在当时封闭守旧的日本社会如同抛下了一颗核导弹,在日本文坛升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留下至今都无法清除的“后遗症”。

 

而1886年出生于明治高官家庭的平冢雷鸟,则是日本著名的妇女解放运动家。25岁那年创办著名的女性文艺杂志《青鞜》,并起草创刊词,开篇便一鸣惊人地说:“元始,女人是太阳。”呼吁女人要自己做自己的太阳,而不要做依赖男人才能发光的月亮。

 

呼吁女人要做“太阳”的平冢雷鸟,是瑞典女教育家爱伦·凯的热烈崇拜者,她在《青鞜》杂志翻译爱伦·凯《恋爱与结婚》、《儿童的世纪》等作品,积极推崇爱伦·凯关于妇女解放与儿童教育的种种主张。爱伦·凯认为“女人生活的中心要素,就是成为母亲”,并认为“男女共同劳动,是超越女人自身天赋限制的权利滥用”,是一种恶性的男女平等。

 

但生育有11个孩子的女诗人与谢野晶子对此不以为然。并撰文公开表示反对。说:“我不拒绝成为母亲并且从未有过后悔。而且我对能够成为母亲的自己还拥有相当满足的实感。但是,女人在这世上活着,为什么就必须得以做母亲为中心要素呢?”

 

与谢野晶子认为自己即使身为11个孩子的母亲,但却无须以做母亲为中心。即使成为了孩子的母亲,但自己仍然是一个男人的妻子、某人的朋友、世界人类的一员、日本臣民的一位,仍然在思索、吟诗、写稿,在衣食上下功夫,是从事脑力劳动、体力劳动等所有劳动的一个独立的人。与谢野晶子认为“在这一件一件事情的交替中,以自己的生活为中心,并专注于每一个不同的层面,才是生活的自然状态。”

 

与谢野晶子反对爱伦·凯的文章,自然受到爱伦·凯作品的翻译者平冢雷鸟的强烈批评,认为与谢野晶子根本没有读懂到爱伦·凯,并主张女人在结婚生子时期,有必要为“保护母性”而回归家庭,而在回归家庭时的育儿费,应该由社会与国家负担,因为儿童是属于社会与国家的。

 

看到平冢雷鸟的批评自己的文章之后,与谢野晶子又继续撰文反驳,如此一来一往,两人从1918--1919年,分别在媒体上展开了一场跨年度的大辩论。归纳起来,两位日本文坛名女人的争论分歧点是:与谢野晶子认为女人要绝对的、彻底的独立,既不依赖男人,也不依赖国家和社会,而只依赖自己。女人的“母性”是天然的、自给自足的,不需要谁来刻意保护;另一方面,平冢雷鸟则认为女人为了孩子而回归家庭,而孩子最终是属于社会与国家的,因此国家和社会为了保护女人的“母性”,有必要建立起完善的支付育儿补贴等妇女权益保障体系。

 

主张母性保护、向世界宣告“女人是太阳”的平冢雷鸟,在《青鞜》杂志创刊不久之后,爱上比自己小5岁的画家奥村博史,并在《青鞜》杂志向父母发表公开的“独立宣言”后,与奥村博史同居生子。之后因奥村博史体弱多病,加上经济困难,平冢雷鸟不得不放弃了苦心经营的《青鞜》,回归家庭专心照顾多病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做只属于孩子和丈夫的温柔太阳。

 

而主张女人要彻底独立的与谢野晶子,则将只依赖自己的“彻底独立”贯彻了整个人生:与谢野晶子的丈夫与谢野宽,虽然才华横溢却终生不得志,家里的一切经济来源都靠妻子写稿支撑。而与谢野晶子不仅靠勤奋写稿将11个孩子抚养成人,还用自己挣下的稿费送丈夫去法国留学、为丈夫心爱的杂志《明星》复刊,并始终保持“日本诗坛第一人”的地位不动摇。

 

与谢野晶子与平冢雷鸟的观点虽然不同,但都是日本近代史上优秀出色的女性。她们强调女权,但却并不与男人抗衡或平分天下,而是强大到足够给予男人呵护与力量,用当下的话来说,她们是“女的男性主义者”,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女权主义者。


(原载第437期《新周刊》专栏·唐辛子/日本女事记)

  评论这张
 
阅读(12148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