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子IN日本

用眼睛与镜头记录一个图文的日本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在日本的专栏作家

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原创博文,原创摄影图片,所有文章及相关图片版权由作者本人所有。转贴请标明出处,媒体转载引用请务必事前告知。多谢~邮箱:xinzijj@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休夫记   

2014-08-01 09:28:36|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中国男人娶媳妇,一般都要求“有车有房”。而且,现在中国人的结婚成本也越来越贵,不久前看到一份在网上热传的《中国城市娶妻成本排行榜》,排行前三名的深圳、北京和上海,娶妻成本都超过了200万人民币以上。有网友为此大发感概:这是个娶不起老婆的时代。

 

那些大发感概的中国男人,如果知道在日本平安朝的时候,男人结婚不仅不用花钱,而且还可以要求女方必须“有马有房”的话,恐怕要惊讶得捶地。而且还不仅如此。那时候的日本,甚至还有女方因为家里太穷,娶不起丈夫或养不起男人,不得不含泪离婚,恳求丈夫另栖高枝的。

 

话说日本平安朝的时候,有位中务大佐(这儿的“中务”是指平安时代专门辅佐天皇公务的“中务省”,“大佐”则是“中务省”内的一个相当于正五品的次官)。按这位中务大佐的官衔,大约相当于现在中国的一个科局级干部。地位虽然不贵不贱,但家里却没什么钱。

 

这位大佐只有一位独女,性情温柔淡雅,气质极佳。女儿到了妙龄,便找了一位兵卫佐(即兵卫府的次官)做女婿。平安时代的日本,还流行着“妻访婚”这种日本式的“走婚”形式,女儿虽然结婚,但并不出嫁,而是“娶”个男人上门。当时的结婚流程,大约是这样的:男子先给喜欢的女子写诗歌或情书求爱,女子若也有意,男子便在夜里住到女子家中,直到早晨离开。如此一来二往,两个人又情投意合的话,男方便自然而然地在女方家住了下来。

 

现代人结婚,男方的经济实力很重要,而在平安时代则恰恰相反:女方的经济实力很重要。那位做兵卫佐的女婿,刚刚住到女方家去时,女方家的条件虽然不算富裕,但毕竟父亲在官府里工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加上大佐女儿又温柔体贴,照顾有加,小日子过得还挺和顺。

 

可是好景不长。没几年,大佐就去世了,大佐夫人也紧跟着一命呜呼。大佐女儿一下子失去两位亲人,家中失去了顶梁柱,家境也日渐衰弱。眼看着兵卫佐丈夫的衣裳变得越来越破旧,有一天,大佐女儿梳洗整齐之后,来到兵卫佐面前恭恭敬敬地跪下,郑重地俯首鞠躬道:

“父母亲健在时,无论如何总能照顾周全,可现在,家中如此变故,您若衣着褴褛,恐也难以长留宫中供职,还悉请尊便。”

 

到底是大佐的女儿啊,即使遭遇家道沦落,言谈举止依旧十分有教养,不会呼天抢地哭着喊着说“咱离婚吧!这穷日子没法过啊”,而是恭恭敬敬地跪请丈夫“尊便”。

那兵卫佐一听,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说:

“我怎么能扔下你不管呢!”

 

但是大佐女儿心意已决,无论如何都要求丈夫速速离去,不可再回。无奈,兵卫佐只得含泪依从了。就这样,因为家里太穷,大佐女儿养不起丈夫,只好将丈夫给休了。

 

这是平安时代末期的说话集《今昔物语》里的故事。现代人看了,会觉得不可思议:那做兵卫佐的丈夫不是也有一份工作么?他赚钱养家不就可以了?为什么要离婚呢,至于么?

 

当然至于。因为,在平安时代,父母的财产,是由女儿继承的。至于儿子,长大后都是要去别人家里做女婿的,属于“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因此儿子一般都没有财产继承权。但儿子虽然不能继承家业,却可以继承父亲的官位。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故事里的中务大佐家里有儿子的话,就可以继承大佐的职务,继续在政府机关里工作并领薪水,家境也就不会变得那么惨了。

 

但大佐只有一个女儿,女儿无法继承父亲的官位,且家境又原本不富裕,父亲一去世,断了经济来源,于是最后就只好休夫走人了。《今昔物语》的这篇故事,是否确有其事不得而知,但从这个故事里,可以看出平安时代的日本,与现代人的价值观是完全不同的:这个故事赞美了大佐女儿作为女人的骄傲与气节----身为堂堂正正的女人,若要依赖丈夫才能生活,才能发家致富,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这种价值观,类似某现代男即使贫穷到底也坚决不吃软饭不做小白脸。

 

不过,这个故事的结局很令人惆怅:兵卫佐被妻子休掉之后,居然出人头地,做了近江国的国司(类似于当今的知事或我国的省长)。在新国司上任的欢迎宴会上,曾经的兵卫佐现在的新国司看到成群的奴婢当中,有一位女子气质特别高雅出众,于是便要人在夜间将那女子送到自己房中来。那女子进得房中,新国司才发现原来那女子就是自己的前妻,女子也认出新国司竟然就是被自己休掉的前夫,惊羞失色之下,居然一命呜呼。

 

 (原载《新周刊》专栏/“唐辛子·日本女事记”)

 

  评论这张
 
阅读(1442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