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子IN日本

用眼睛与镜头记录一个图文的日本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在日本的专栏作家

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原创博文,原创摄影图片,所有文章及相关图片版权由作者本人所有。转贴请标明出处,媒体转载引用请务必事前告知。多谢~邮箱:xinzijj@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2014-12-01 15:25:04|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17日,当日本媒体公布日本国民影星高仓健先生的仙逝的消息时,不仅日本,就是整个中文网络,也处于一片怀念之中。仅仅十多分钟,我的微信朋友圈的更新内容,几乎全是与高仓健先生相关的信息。

 

这其中只有一条消息与众不同。是一位北京的作家朋友在微信中转发的一首小诗:

 

“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在这个加班的夜晚

垂直降落,轻轻一响

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就像在此之前

某个相同的夜晚

有个人掉在地上”

 

这是我第一次读到许立志的诗。

 

许立志,1990年生,广东揭阳人。2011年到深圳打工,曾是富士康公司流水线上的一名工人。2014101日坠楼身亡,警方疑为自杀。享年24岁。

 

 

“我想在凌晨五点的流水线上睡去

我想合上双眼,不再担忧熬夜和加班

此行的终点是大海,我是一条船”

 

 

“我不会呐喊,不会反抗

不会控诉,不会埋怨

只默默地承受着疲惫

……

流水线旁我站立如铁,双手如飞

多少白天,多少黑夜

我就那样,站着入睡

 

在网络上搜索到许立志的新浪博客,一页一页地阅读着他生前写下的诗歌,你听到一个疲惫的年轻人微弱的呐喊。

 

不仅仅是疲惫,还有绝望:

 

十平米左右的空间

局促,潮湿,终年不见天日

我在这里吃饭,睡觉,拉屎,思考

咳嗽,偏头痛,生老,病不死

昏黄的灯光下我一再发呆,傻笑

来回踱步,低声唱歌,阅读,写诗

每当我打开窗户或者柴门

我都像一位死者

把棺材盖,缓缓推开”

 

这是许立志生活着的“出租屋”。而每天打工的车间,对他而言如同“昼夜不分的刑场”:

 

“夜色中我打开体内的白炽灯,这咳嗽的霓虹

照亮机台黝黑的内脏,再划破血管

夜班的血管,车间的血管,工厂的血管,祖国的血管

再拔出骨头,白色的骨头,瞌睡的骨头,历史的骨头

我年轻的面容在血管与骨头的罅隙里悄然隐去

血流声也不再铮铮琮琮了,倒是咳嗽一天比一天响亮”

 

在这个“昼夜不分的刑场”里,许立志写“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他们把它叫做螺丝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

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

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

 

我再咽不下了

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

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

耻辱的诗”

 

许立志的诗,每一首都痛彻肺腑,每一首都令人泪流满面。读这些诗,你看到一个无助的灵魂,看到一位24岁的年轻人,在一望无际的绝望之中,以写诗的方式自我凌迟。每一句诗,都是一把刀子,深深地、一刀一刀地剐割鲜活的心,令它流出更多的血。诗句里所透出的心灰意懒与死亡距离仅仅一纸之隔,令你感到所谓“微笑着面对生活吧”这样的话语,显得既无力又空洞。

 

难怪,许立志从不将自己的诗拿给家人看。因为“那是很痛的东西,不希望他们看到。”

 

但尽管如此,许立志也曾经在绝望的生活底层,无数次鼓起过勇气,想要赋予自己一些希望。20130710日他更新过一篇博客,标题是《在大大的绝望里,小小地努力着》。博文最后摘录了他所喜欢的80后作家郭敬明写在小说《小时代》里的一段话:

 

“我们活在浩瀚的宇宙里,漫天漂浮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我们是比这些还要渺小的存在。你并不知道生活在什么时候突然改变方向,陷入墨水一般浓稠的黑暗里去。你被失望拖进深渊,你被疾病拉进坟墓,你被挫折践踏得体无完肤,你被嘲笑、被讽刺、被讨厌、被怨恨、被放弃。但是我们却总在内心里保留着希望,保留着不甘心放弃跳动的心。我们依然在大大的绝望里,小小地努力着。”

 

但是,这位年轻人最终还是连这“小小的努力”也彻底放弃了,仅仅只在这个星球停留了24个春秋,便决绝地从高空一跃而下,为自己的生命划上了句号。有深圳媒体记者曾为此采访过许立志生前的朋友,但没有人说得清许立志自杀的原因。大家只知道他过得似乎并不如意。许立志活着的时候,最大的人生理想就是想成为图书馆的管理员。因为他喜欢写作,热爱读书。但这一理想最终没有如愿。他也曾希望能在城市扎根下来,因为若回到故乡的村庄,那儿没有图书馆,网络购书的话,连快递都送不到。

 

许立志去世之后,中国官方媒体有过一篇关于他的报道。标题是“90后诗人许立志坠楼身亡 系打工文学接班人”。我不知道“打工文学接班人”这样的描绘,对于许立志会不会是一个屈辱的定义词?他是一位年轻的诗人,但因为他的出生,而被划分了阶层,纵有过人的才华,也挣脱不了“打工仔”的标签。在许立志生前,他曾在博客这样记录过自己的心情:

 

“城市与村庄是我生命的两端,我横亘其间无所适从。在我习惯了多少年的村庄生活后,由于所谓的发展,我不得不离乡背井,去往每一个不属于我的城市。”

 

许立志因此感觉自己的生命被切割了:

“我的生命在命运的安排下只能把自已切成一块一块,然后每个地方驻下一块,它们就这样离散在岁月的风里,一辈子都无法再次相聚。”

 

而他最终选择了彻底抛弃这份他认为被命运切割成一块一块的、不完整的生命。

 

许立志去世不久,适逢北京举办2014APEC峰会,其影响力与隆重度,吸引了全球媒体的目光,有中国官媒为此撰文称其“万邦来朝”---何等的扬眉吐气喜洋洋。再接下来,是日本媒体宣布高仓健先生去世的消息。关于高仓健先生在中国的影响力,用藤讯网副总编李方先生所说的一句话可以概括“一代中国男人都活在他的阴影里”---因为“高仓健对中国的审美影响是决定性的、历史性的,再没有第二个可以并提。”正因为如此,高仓健去世在中国所引起的震撼与哀悼,丝毫不逊于日本本土,中国各大媒体,甚至包括CCTV在内,都迅速推出了怀念高仓健的专辑。以致有中国媒体人这样写“中国的左派与右派,在怀念一个日本演员时,在回里达成了暂时的和解”。

 

我也怀念高仓健先生,并为他高贵的人格魅力深深折服。但高仓健的去世,带来的是缅怀,而许立志的死亡,带来的却是痛彻肺腑。怀念高仓健,是怀念一份美好,而哀痛许立志,是哀痛这世界的不公与黑暗----一条鲜活的生命,在纵身一跃之后,戛然而止。却只不过如同“一颗螺丝掉在地上”,仅仅发出了最后的“轻轻一响”。

 

除了流泪,我再也说不出话。


(原载《朝日新闻中文网》/辛子in日本 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707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