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子IN日本

用眼睛与镜头记录一个图文的日本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在日本的专栏作家

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原创博文,原创摄影图片,所有文章及相关图片版权由作者本人所有。转贴请标明出处,媒体转载引用请务必事前告知。多谢~邮箱:xinzijj@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新农村”的幸福与危机   

2013-02-11 22:21:09|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前日本保护农业的各类补助金达470种。2012年日本农林水产省推出一项新规定:凡45岁以下、决定从事农业的新农家,连续5年的年收所得不满250万日元者(大约20万RMB),可由国家每年补贴农业补助金150万日元(大约12万RMB)。

 

有日本朋友在介绍日本农村现状时,会说“日本的农业,跟腌咸菜一样,是被渗泡在各种补助金里的”。多达470种类的农业补助金,对于日本农业而言,究竟是授人以“鱼”呢,还是授人以“渔”?

 

 

日本“新农村”的幸福与危机

 


一:日本的“专职农家”与“兼职农家”

 

家住秋田乡下的高桥先生总是经常给我邮寄来一些土特产:有时候是一袋秋田米,有时候是一箱红苹果。还有一次,高桥先生甚至从秋田的养蜂场,直接邮寄来两大瓶极新鲜的黑蜂蜜。

日本“新农村”的幸福与危机 - 唐辛子 - 辛子IN日本

 

十多年前,我和一个访中的日本友好团一起,去湖南捐赠樱花和植树,高桥先生是团员之一,我们因此得以认识,并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系。

 

记得那次我们一起在湖南捐赠樱花树并就地种植时,有电视台记者现场采访,当高桥先生回答记者说自己是来自日本秋田的一名农民时,在场的人都有些暗自吃惊:当时的高桥先生一身白衣,衣服的洁白衬托出他古铜色皮肤的光泽,显得健康帅气。他不苟言笑,嘴角紧闭,拥有高仓健般冷峻寂寞的表情---这样的“日本农民”形象,与大家心目中所以为的“农民形象”实在有些格格不入。

 

但高桥先生的确是一位地道的日本农民:他在秋田乡下拥有一幢宽大舒适的木结构日式住宅,另外还拥有三台车:一台专门用来在农闲时打猎或兜风,一台用来购物,还有一台则是出门干农活用的工具车:将车开到田边,然后从车上拿下各种农具,穿上长靴,带上工作手套----这是高桥先生下地前必然的准备课。农活不忙的时候,高桥先生会出门旅游,或是参加某些团队组织的义工活动:例如上面刚提到的捐赠并种植樱花树。

 

在日本,高桥先生这样的生活并不十分特别,他只是众多以农为生的日本农家当中的普通一员而已。

日本“新农村”的幸福与危机 - 唐辛子 - 辛子IN日本

 

目前日本从事农业的人,大致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专职的,象前面刚提到的高桥先生。还有一类则是兼职的:他们曾经是地道的农家,但随着日本的经济高度发展,乡村城镇化之后,这些农家的生活样式,也开始向都市化靠拢:兼职的农家们,一般会将手中的土地一部分保留下来继续用着农地,还有一部分则卖掉或是出租,变成商业用地或是公寓楼。而他们的后代,则大部分成为公司职员,或是自己开公司做生意,完全融入都市人群的生活之中。

 

以前居住在名古屋郊外的时候,我的日本房东,就是这样一位典型的“兼职农家”:他将手中的土地只留下小部分,种植的蔬菜粮食,除自给自足外,余下则贩卖给当地的农协。其余大部分土地则盖了公寓楼,专门用来出租。而他自己则开了家电脑公司,专门捣鼓些大家都看不懂的“发明”。尽管至今为止,这位房东先生在他的“发明创造”上投了不少钱,并且从未成功过,但这并不影响他将日子过得其乐融融----因为他既有自给自足的土地,又有好几幢出租楼,经济上已经是毫无后顾之忧。

 

 

 

二:从事农业的人口占总人口的3%都不到

 

日本农家会出现“专职”与“兼职”两大类别,主要源于日本战后不同时期所实施的不同的农业政策,概括起来可分为两个大的转折点。

 

首先,是1947年的“日本土改”:当时的日本,作为败战国,在联军最高司令总部的指挥下,实行了强制性的“农地改革”:政府以强制手段,用便宜的价格,从地主们手中收购土地,再以便宜的价格转卖给普通农民们---这算得上日本战后农村的一次“均富运动”。这次“均富运动”令日本旧有的地主阶层解体,普通农民们不再是地主的“长工”或“佃农”,农民们拥有了自己的土地,拥有了耕作自由和对土地的责任感,大部分日本农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日本“新农村”的幸福与危机 - 唐辛子 - 辛子IN日本

 

进入60年代,工商业的高度发达,将日本领入高度经济成长期。为防止工商业的强劲发展拉大城乡差距,1961年,日本政府出台了“农业基本法”。“农业基本法”带来日本农村的第二个转折点:它改善了旧有的日本农业结构,并通过“农业法人化”管理、以及政府出台的各种农业补助金等,来推广大型农业机械的使用,和促进日本农业的现代化生产,农家的收入因此得以大幅度增加。

 

“农业基本法”填补了日本城乡之间的沟壑,将都市的生活模式引领到了日本农村:大型购物超市或是24小时便利店,就建在大片绿油油的稻田旁边。与一望无垠的田野相映成趣的,是设备齐全的体育场、宽敞明亮的图书馆、等这些一应俱全的现代化公共设施。除此之外,在日本乡间,还能享受到田园风情的乡村咖啡馆、现烤现卖的意大利披萨、甚至法国大餐。

 

但日本农村漂亮的现代化公共设施,并没有得到极为充份的利用。因为“农业基本法”虽然提高了农民地位与生活品质,但也同时带来意想不到的负效应:农村道路设施的完善,令部分农地变成了上好的住宅地或商业用地。而农业的现代化推广,则导致大量剩余劳动力流入东京、大阪等繁华都市,令日本农村出现专职农家不断减少、兼职农家成为主流的现状:据日本农业综合研究所的数据统计:目前日本从事农业的人口仅260万人左右,仅占到日本总人口的3%都不到,且平均年龄高达65.8岁。日本的粮食自给率,也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79%,下降到现在的39%。

日本“新农村”的幸福与危机 - 唐辛子 - 辛子IN日本

 

 

三:保护农业的各类补助金达470种


年轻人口的都市化流失,带来日本农村的人口过疏化与人口老龄化。例如前面提到的家住秋田的高桥先生,孩子大学毕业后进入东京的公司工作,而他自己则与高龄的母亲和爱犬生活在乡下。而我的那位“兼职农家”的房东,他本人现在是电脑公司社长,儿子也是公司职员,家中仍在种地务农的,只有他年近80的老父老母。未来这些高龄务农者去世之后,农田将面临的命运,或是无人问津地被闲置,或是干脆被卖掉变成商业用地。农村人口的过疏化与老龄化,必然会导致耕地的减少直至消失。

 

为了防止这一现象出现,日本政府实施了不少亡羊补牢的措施:例如在1999年废除旧有的“农业基本法”,推出扩大农业生产、提升粮食自给率、促进农村活性化的新的“粮食?农业?农村基本法”。除此之外,日本政府还出台了不少农业保护措施:例如为鼓励年轻人从事农业,2012年日本农林水产省推出一项新规定说:凡45岁以下、决定从事农业的新农家,连续5年的年收所得不满250万日元者(大约20万RMB),可由国家每年补贴农业补助金150万日元(大约12万RMB)。

 

根据日本农业技术通信社的统计,目前面向日本农业的各类补助金,已经多达470种。难怪有日本朋友在介绍日本农村现状时,会说“日本的农业,跟腌咸菜一样,是被渗泡在各种补助金里的”。

 

俗话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但多达470种类的农业补助金,对于日本农业而言,究竟是授人以“鱼”呢,还是授人以“渔”?在看不到结果之前,真是很难得知。

日本“新农村”的幸福与危机 - 唐辛子 - 辛子IN日本

 

原载《羊城晚报·博闻周刊》:

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3-02/09/content_86539.htm?div=-1

 

 

 

 

 

  评论这张
 
阅读(14623)| 评论(1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