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子IN日本

用眼睛与镜头记录一个图文的日本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在日本的专栏作家

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原创博文,原创摄影图片,所有文章及相关图片版权由作者本人所有。转贴请标明出处,媒体转载引用请务必事前告知。多谢~邮箱:xinzijj@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爱国教育”之烦恼  

2012-02-19 17:23:42|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爱国教育”之烦恼--要不要唱国歌?要不要升国旗?

 

1  日本国歌国旗不遭待见的历史原因

早起看日本新闻,介绍了大阪府门真市的一位58岁的中学老师,状告市政府而被驳回的消息。这位中学老师在2008年3月的毕业典礼上,与另8名老师一起,在要求国歌齐唱的时候,拒绝起立唱国歌,并且,老师还对学生们说:“你们的内心是自由的,若不想唱君之代,自然可以不唱。”为此,全校160名毕业生,除一人以外,其他159人都没有起立。

 

该市教育委员会在得知此事之后,认为这一做法违反了“学习指导要领”的相关条例,分别对这9名老师进行了书面处分和口头严重警告处分。这位58岁的中学老师不服,状告市政府要求收回处分,但最终被大阪地方裁判所驳回,不予受理。

 

要不要唱国歌?要不要升国旗?这些在其他国家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在日本却一直是教育界争论不休的话题,算得上日本“爱国教育”之一大烦恼。

 

被俗称为“太阳旗”的日本国旗日章旗,是在1870年的明治年间,在贸易通商的“商船规则”中,为便于识别而作为日本国旗开始使用的。但一直以来,日本都没有关于国旗的相关法令。

 

1945年,日本战败,接管日本的联军司令部,曾一度禁止日本在任何场合悬挂国旗,一直到1949年,联军指挥官麦克阿瑟发表了日本国旗使用自由的声明之后,一度被禁的日章旗才总算重新得见“光明”。

 

而“君之代”最开始是日本平安时代的一首和歌,在明治年代谱曲后被作为国歌使用,但与日章旗一样,也一直没有相关法令。因此,多年来,日本的国旗国歌,一直有点“事实婚姻”的味道,虽被默认,但却没有法律程序上的名分。而且,日本在战败之后全民反省,不再相信“皇权神授”,开始追求“民主自由”,“君之代”与“日章旗”在不少日本人、特别是改革派的日本人心目中,也被视为军国主义、或是狭隘的民族主义的象征,变得特别不遭待见。

 

此外,战后日本所创造的经济神话,也给足了日本人自尊与自信,即使没有什么“爱国教育”,每个日本人也都依旧挺为自己是日本人而自豪。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日本的国歌和国旗,除了在运动比赛获奖时露一小脸外,其余时间基本上都等同于空气。

 

 

2   处于“压”与“顶”之间的校长选择了自杀

 

可是到了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经济开始走下坡路了,为了振作国民士气,加上曾经的军国主义阴影已经开始在日本人心目中淡漠,渴望重新做回“正常国家”的日本政府,又开始想到了“爱国教育”。

 

1996年开始,日本文部省规定日本公立学校必须将升国旗和唱国歌作为一项义务加以实施,并且为了保证这一义务的确切落实,还实行了各校的“校长责任制”。但因为长期以来,日本的国旗国歌只有“事实婚姻”而无“合法地位”,加上曾经军国主义时代的不光彩历史,日本文部省的这一规定,遭到了不少学校师生们的强烈反对与抵制。

 

这一反对与抵制国旗国歌的势力,主要来自日本教职员最大的劳动组合联盟———日本教职员组合。反对的主要理由是:文部省的这一规定,违反了日本宪法第19条“思想与良心的自由”这一宪法所认定的自由精神。

 

一边是文部省的“义务”要求,一边是学校师生的强烈抵制,很快,唱国歌和升国旗从文部省的一项教育规定,被发展成了一个社会事件。

 

1998年,埼玉县所沢高等学校,发生了一起集体抵制入学典礼的事件。所沢高校是一所男女共学的学校,其教学理念是“在不侵犯他人权利的前提下,尊重学生个性,崇尚自由的教育风气”。“学生自治”是这所学校惯有的传统与特色。

 

因此,多年来,所沢高校欢迎新生的入学典礼和欢送毕业生的毕业典礼,都是由学生会负责主办的。但是1997年,所沢高校来了个新校长,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位新校长上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动手进行“改革”,宣布4月份的入学典礼将由校方主办,并必须根据文部省规定升国旗和唱国歌。

 

但新校长这一由上至下的强制性行政命令,受到了全校师生们的集体抵制,大家奔走相告,拒绝参加由校方主办的、强制要求唱国歌升国旗的入学典礼。新校长一看这种局面,十分恼火,于是更加强硬地宣布说:不来参加校方入学典礼的学生,将一律开除学籍。

 

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学生们,根本不吃新校长这一套强硬威胁。结果,入学典礼那天,所沢高校里同时出现了两个入学典礼:由校方主办的入学典礼,参加人员零零落落;而由学生会举办的入学典礼,却是人声鼎沸。学生们藐视校长的行政权威,最终取得胜利:校长不得不狼狈地收回“一律开除学籍”这句话,重还给学校“尊重个性”的自由风貌。

 

与所沢高校校长的狼狈失败相比,日本广岛县世罗高等学校校长则显得过于悲剧化:这位校长为了唱国歌和升国旗,夹在文部省的命令和强烈反对的师生们之间,左右为难骑虎难下,最后选择自杀来一了百了。自杀前留下遗书一封,说:“我不知道到底哪一方是正确的?我无可选择,无路可走。”

 

 

3   日本天皇发话也没能让纷争有丝毫的平息

 

校长充满悲剧的生命结束方式,换来了唱国歌升国旗的法律化。1999年8月,日本政府以投票表决方式,通过了国旗国歌的相关法律,这样,百年来一直被默认为国歌国旗的“君之代”与“日章旗”,在日本总算是有了个名正言顺的名分,从“事实婚姻”扶正成了“合法婚姻”。

 

但尽管如此,日本的国旗国歌,在不少日本人心目中却依旧难以变得“神圣”。在日本教育界,因为学校师生拒绝唱国歌和升国旗遭受警告,音乐老师拒绝为国歌伴奏而受到处分之类的事件,一直都在层出不穷。到2011年为止,因抵制国旗国歌而受处分的学校老师中,有401人因为不服处分,并以违反了宪法第19条“违反思想与良心之自由”而状告政府,但大都以败诉告终。

 

唯一胜诉的一次,是在2006年,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决老师一方胜诉,要求东京都政府支付给被处分老师每人赔偿金3万日元。但这次唯一的胜诉,最终也还是以失败告终:东京都政府不服地裁的判决结果,又反告到东京最高裁判所,最高裁判所判决东京都政府胜诉,胜诉理由是:起立升旗、齐唱国歌的命令,虽然间接性对于思想以及良心有所制约,但并不是某种特定思想的强加于人,对于学生们也没有进行强制性的思想灌输,因此并不违反宪法第19条“思想与良心的自由”。

 

到底要不要“爱国教育”?到底有没有必要升国旗唱国歌?至今日本各界就此事依旧争论不休。2007年,日本律师联合会就国歌国旗而被处分的教职员之事,对东京都教育委员会发出警告,认为“对教职员进行思想强制违反宪法”,要求收回或取消各种相关处分。而当今的日本天皇,也在公开场合表示:对于升国旗和唱国歌,希望不要采取强制手段,尊重各人自由。

 

因此,尽管日本的国歌国旗法令已经制定了十多年,但执行效果不理想:至今仍有一些日本公立学校的入学或毕业典礼上,只看到师生们高唱校歌,高扬校旗,却听不到国歌“君之代”的旋律,也看不到国旗“日章旗”的影子。这自然很令日本的一些行政部门恼火,并为能做到“全体起立,国歌齐唱”而动了不少脑筋,例如,最近大阪府和大阪市政府又公布了一条新的教育基本条例,说:“在学校的入学·毕业典礼上,齐唱国歌‘君之代’是一项职务命令,连续违反三次者将处以免职处分。”

 

这样的条例自然令持反对意见、扼守思想自由信条的老师们极其愤怒,说:“这简直就是露骨的思想弹压!比起反对‘日章旗’和‘君之代’,这种强制手段,只会更加助长日本的排外主义。”这些老师们有的表示从此以后将不参加学校的任何典礼,而性格更倔强些的老师们,则干脆表态说:即使免职,也绝不唱“君之代”。

 

就连一些态度中立的学校校长们,也对将唱国歌升国旗作为行政指令硬性执行表示反感,说:“作为教育现场的公务员,自然是不可以违反条例的,但这种强制性规定,只会令教育现场的气氛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刊登于2012年2月18日“羊城晚报”: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2-02/18/content_1325114.htm

 

 

 

  评论这张
 
阅读(24797)|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