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辛子IN日本

用眼睛与镜头记录一个图文的日本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在日本的专栏作家

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原创博文,原创摄影图片,所有文章及相关图片版权由作者本人所有。转贴请标明出处,媒体转载引用请务必事前告知。多谢~邮箱:xinzijj@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粗口教授”远比“下跪教授”好  

2011-11-09 13:52:20|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大早“我家谁谁”从国内打来电话---他正在中国国内出差,早起看了电视新闻,在批评北大教授孔庆东,说孔教授对想要采访他的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大爆粗口,身为名校教授,实在不成体统,有失斯文。


忙完活儿,趁休息时间上网,才打开凤凰网首页,果然看到首页顶部悬挂着孔教授的的光辉形象,旁书一定语句标题:“粗口教授孔庆东”。


第一次见到孔教授,是几年前在日本的名古屋。那年孔教授到日本东京大学做一年访问学者,假期时在日本各处云游,正好当时我居住的地方在准备日本三大奇祭之一的“国府神宫裸祭”,于是热情地邀请孔教授等几位一同去看-----十多年前还居住在上海的时候,我拜读过孔教授的《47楼207》,很喜欢这位“北大醉侠”嬉笑怒骂、无拘无束的性格,算得上是孔教授的小半根“粉丝”。


孔教授果然来了,同行三人,在名古屋盘桓了二日,一同去看过“国府神宫裸祭”,又一起去超市购物,买肉买菜自己动手在我家烧饭----记得那晚吃的是“非中非日”的四不像火锅,孔教授虽号称“醉侠”,却并不擅饮酒,但即使无酒,只喝几口火锅汤,孔教授开口说话,也一样引人入胜----那晚孔教授就着下火锅的青菜叶大骂韩国人,讲述了他在韩国做交流学者时的种种“奇遇”,直听得我茅塞顿开,惊奇不已,第一次知道韩国人居然这么不是个“东西”。


后来再见到孔教授时,是去年到北京的时候。那次我们一群人相约,大家一起去孔教授家包饺子----除了作家何立伟老师的儿子何宽之外,本来准备一起同去的,还有一位日本友人加藤嘉一,但后来因为加藤第二天一早要去重庆,时间上来不及,结果没能去成。


说实话,孔教授家中的“孔府饺子宴”,味道不是一般的好。孔教授的母亲孔妈妈亲自主厨,特别指点我这个生长在南方的女人,如何包出漂亮美味的北方水饺,问题是我照葫芦画瓢学了半天,也没包出个“正宗的”北方饺子来。心中沮丧之余,为了表示对孔妈妈的超级崇拜和非凡敬仰,那晚在孔教授家,俺一改用餐半分饱的“恶习”,敞开胃袋,豪爽大食了三大盘饺子,直吃得孔妈妈眉开眼笑,瞧着已经撑成个蚊子般的俺,不断追问:“还要不要?还要不要?再来一盘?”


那晚孔教授谈了他对“文革文化”的认识,还拿出一本文革中的旧书出来,高诵“东风吹,战鼓擂。。。”----你瞧!这写得多好!朗朗上口!跟这比,现在的东西,全是垃圾啊。孔教授说。


我记得我那晚只是聆听,无从插嘴,也不敢插嘴----因为我无法赞成孔教授对于文革的认识和思考,但作为刚刚饱餐了一顿“孔府饺子宴”的客人,我也不愿意反驳孔教授,当然,估计以我的水平,也反驳不过他。于是只能含笑聆听,保持一个客人应有的礼貌。


后来,回到日本之后,孔教授因为大骂媒体受到围攻,我给孔教授写过一封信,表示我不赞成那晚在孔教授家中他对于文革的评价,但是,我也不接受那些“围攻”孔教授的人对他的人格侮辱---凡听到与自己不同意见,就开始否定对方人格的言论,都具有“文革”倾向的语言暴力偏激,永远无法认同。尽管,作为我个人,绝不接受孔教授的一些观点,但是我依旧喜欢孔教授嬉笑怒骂、不拘一格的个性。生活中的孔庆东,其实是个十分质朴温和的人,并不无事就骂人,就像他身边朋友对他的调侃一样,是“假恐怖分子孔庆东”。因为,他对于生活中的弱者,对于被“鱼肉”的老百姓,拥有十分温柔的悲悯之心,生活中的孔庆东,真挚、简朴,豪爽、从不绕弯,是一个从不曾忘本的人。


当然,作为我个人而言,是非常喜欢和欣赏南方的新闻媒体的,他们能在有限的空间内,捍卫媒体的新闻自由权利,非常不容易,令人敬佩。所以,对于孔教授朝着南方人物周刊的记者大骂出三个排比句,以我肤浅的见识,实在难以理解,也无法赞成。今天看过孔教授的新博文《立冬你家吃什么》,我赞成孔教授家“领导”对他的批评,赫赫。


网络上评价说:北大教授变成“粗口教授”,实在有辱斯文。不过我认为:一个暴粗口的教授,远比一个下跪的教授要好。21世纪的中国,还有教授会面对政府官员“群跪”,这样的国家,有何“斯文”可言?既然连“斯文”也没有,也不存在什么“有辱”或“无辱”了。我想,如果中国的学者们教授们,有一天能面对耀武扬威的贪官污吏,也敢当面指着鼻子大骂出“孔氏三个排比句”:


去你妈的!滚你妈的!X你妈的!


那才叫大快人心,才叫“斯文”回归,才叫给“斯文”长了脸。

 

 

 

按:

许多网友看过 教授们,你们的“跪”,太不值钱了! 之后,认为我不该骂下跪教授,但如果这所小钢厂不在长江大学旁边,而在其他地方污染环境,教授们会去下跪吗? 这次“下跪事件”,除了长江大学之外,可曾见过其他的大学声援?可曾见过其他的同为教授学者专家们的援助之手? 有吗?若没有,那我说这样的下跪还会发生。因为,我们只为自己下跪,从来吝啬为别人下跪,这就是中国人最终集体下跪的原因 。

 

 

 

当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以为自己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推荐阅读:

 

 

袁传宓教授:父亲到死一步三回头

 教授们,你们的“跪”,太不值钱了!

陈丹青:千年来的草根文脉已被切断、活着就是最伟大的信仰

海外华人的阴险爱国

中国不缺乏智慧者,但缺乏精神高贵的人

中国和日本的确很不同

这鸡蛋真难吃

全世界都应该感谢中国人

松本一男:中国人的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37206)| 评论(3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